赵无极走上前来,看着愣在当场的王卫,好不容易才憋着笑安慰道:“呃……这样也挺好,洗洗更健康。”

  王卫黑着脸道:“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我……我恨不得掐死你!”赵无极转身就走,怎么个意思?洒水车恰巧经过也怪我咯?

  最后王卫还是躲在原本三人站立的大树后换好了裤子,他都不知道先前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还把自己的腚给那些小学生展示了一通。

  坐上了网约车后,司机一踩油门往火车站赶去。得知了整个事情经过的赵无极脑补了下那个画面,不时偷笑。

  坐在前头的王卫一回头,赵无极便赶紧收敛笑容。陈-丹方才离得远,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忍不住问道:“你干嘛啊?到底什么事情那么好笑?”

  赵无极还没开口,王卫就回头瞪了他一眼,凶神恶煞的道:“赵无极,你要敢说,我就敢跟你拼命。”

  赵无极立刻闭紧了嘴巴,虽然王卫在他面前战力就是渣,但架不住他的纠缠啊!

  陈-丹更是好奇了,不断的追问,赵无极就是不说,王卫则时不时的从后视镜戒备着赵无极。

  陈-丹忽然不追问了,她收到了一条赵无极发来的微信,快速的看完后,克制,再克制,最后还是没忍住。

  王卫听得后面传来陈-丹那银铃般的笑声,哪能不知道赵无极已经把自己的糗事告诉了陈-丹?恼羞成怒道:“赵无极!我跟你没完。”

  赵无极狡辩道:“天地良心,我可没说啊!”“没说那陈-丹笑什么?”陈-丹帮忙道:“我吗?我笑是因为刚才看了手机上一个搞笑的段子,呵……呵呵……”王卫……

  陈-丹在路上就改签了车票,到了火车站,三人又是一通赶,急急忙忙的还是赶上了比原定车次晚二十八分钟的车次。

  这样一来到了市后还有二十分钟的换乘时间,勉强还是够了。半小时不到,动车就到站了。

  车门还没开,赵无极三人就已经等在了门口,门一开三人又是一通跑,陈-丹倒还好,拖着两个行李箱的赵无极也没什么,只是苦了王卫,汗流浃背,衬衫几乎湿透了。

  三人到验票口的时候,已经开始验票了,匆匆验票进了站台,陈-丹这才松了一口气,“终于赶上了。”

  赵无极道:“这样挺好,来的早不如来的巧,省的浪费时间去等车。”王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叫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说的倒轻巧!拜托!我都快累成狗了。

  上了车找到座位后放好了行李,这回三人的座位是分开的,赵无极和陈-丹的座位是挨着的两人座,和三人座那边的王卫隔着条走道。

  王卫往座位一瘫就不动了,一副天塌下来也不管了,先睡一觉的态势。赵无极则很有闲情逸致的一边吃着陈-丹买的零食,一边翻看着杂志。

  当吃的都勾引不了王卫时,那说明他是真的累了,连吃的力气都没有了。漫长的几小时旅途是相当枯燥的,赵无极杂志才看了半本,一旁的陈-丹也开始昏昏欲睡了。

  “想睡的话就睡吧!一会儿到了饭点我叫你。”赵无极对陈-丹道。此时是午后三点多,要晚上八点左右才会到站,晚饭肯定只能在车上吃了。

  陈-丹轻轻的嗯了一声,便靠着车窗睡了起来,车窗毕竟太硬了,迷迷糊糊的换了几个姿势,然后靠着赵无极的肩膀睡着了。

  五点多的时候,王卫先醒了,他是被车厢内的泡面味给唤醒的。睡眼朦胧的转头一看旁边,吓!

  王卫赶紧又擦了擦自己的双眼,定睛再看,是的,没看错,陈-丹正枕着赵无极的肩膀睡的香甜。

  赵无极见王卫醒了,笑着问道:“怎么?肚子饿了?那去泡面呗!顺便帮我和陈-丹的也给泡了。”

  王卫咽了口口水,看着赵无极,脸上的表情很丰富。次奥!赵无极,你这样做对得起大姐头么?虽然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大姐头知道了的话是会死人滴!

  王卫决定就当没看见,你们的爱恨情愁情感纠葛是你们的事,我还是先填饱肚子要紧。于是王卫捧着三桶泡面走了。

  王卫回来的时候,陈-丹已经醒过来了,正打着哈欠,王卫便把先泡好的这桶泡面给了陈-丹。

  “哇!王胖胖,你真是感动到我了,太体贴了,谢谢!”陈-丹当然给了他一通褒奖。

  王卫笑了笑,“应该的……女士优先嘛!”继而对赵无极道,“这位爷,您还坐着呢?还不起身跟我一起去拿泡面?难不成你指望我再跑两趟的?”赵无极……

  泡好的泡面太烫,不好叠着拿,于是赵无极便起身跟着王卫走了。赵无极刚端起泡好的泡面,王卫就凑过来小声的问道:“你……跟陈-丹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赵无极一呆,刚要解释,王卫却又摇头抢先道:“算了,这已经不重要了。你跟陈-丹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赵无极翻了翻白眼,“王胖胖,你误会了,其实我和陈-丹……”王卫立刻打断道:“别跟我解释,你也不需要跟我解释。”

  赵无极只得把话咽回了肚里,王卫接着道“无极啊!你胆子真大啊!在外面泡其他人也就算了,居然泡陈-丹,你们这是在玩火啊!毕竟都在大姐头的眼下做事,总有一天大姐头会知道的。我先申明啊!到那时候,你可千万别怀疑是我告的密。”

  赵无极实在忍不住了,“你别胡说八道,我和陈-丹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人家不就是困了然后靠着我的肩膀睡了会儿么?我的清白也就罢了,但你别毁人家陈-丹的清白啊!”

  “呃?清白?你本身就是瓶墨水,我很是纳闷清白二字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滚,我肚里有墨水倒是真的。”

  “嗤!那你就是墨水喝多了,所以脑袋秀逗了。背叛大姐头这事,是正常人敢做的么?还是在感情上。”赵无极……

  王卫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赵无极,赵无极被他搞的一头雾水,“你干嘛这样看我?”

  “哎!看一眼少一眼,趁你身上的零部件都还安在的时候,赶紧多看几眼,我要把你的样子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以后无论你是化成尘埃还是变为灰烬,我都会依然记着你。赵无极,保重!”

  王卫端着泡面先走了,只剩下一脸懵逼的赵无极还傻愣在原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