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是赵无极一个人的话,那很容易就能按时赶到火车站,可现在三人一起,就没什么办法了。

  陈-丹低头看着手机,“要不我试试叫网约车,看看有没有人接单。”王卫当即泼冷水道:“即便你叫到车了,人家开到这再快也要十几分钟吧?那也赶不上那趟动车了,放弃吧!”

  赵无极反驳道:“叫吧!我们是要到g市换乘的,羊城到g市的那趟车现在肯定赶不上了,但羊城到g市的列车每小时都有好多趟,我们要争取尽快到g市,别误了从g市回去的那趟车。”

  王卫翻了翻白眼,“我们只留了半小时的时间换乘,你觉得能赶上么?”陈-丹浏览了下手机里的车票信息,抬头道:“不止预留了半小时的时间换乘,准确的说是48分钟。”

  王卫撇嘴道:“48分钟?呵呵,你看死吧死吧,多不吉利,听着就没半点指望,难怪今天这么衰。”

  赵无极懒得和他多说,对陈-丹道:“48分钟也不是不可能,赶紧约车,顺便再查一下列车车次信息,一会儿好改签发车时间最近的那一趟动车。”

  陈-丹点头,“嗯!已经约了。”隔了几分钟后陈-丹又道:“有人接单了!”还挺快啊!赵无极忙道:“给车主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能到。”“好!”

  陈-丹当即打了电话过去,沟通完后欣喜的道:“车主说他就在附近,快的话十分钟左右就会到,再慢也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赵无极一听有戏啊!“那你赶紧查查哪一趟车次合适我们,一会儿我们一上车就把票改签过来。”

  王卫一听十分钟?又要赶?赶紧先休息再说,一屁股往地上一坐,刚坐下就跳了起来,“特么的!有地雷!哪家不开眼的野狗干的?”

  陈-丹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挪开了两步,拉开了与王卫的距离。赵无极看了看地上,继而抬头面露同情的对王卫道:“呃……那不是狗屎……”

  不是狗屎?那……王卫伸手摸了摸屁股,拿回来一看,脸瞬间就绿了,大骂道:“我日你祖宗!这是哪个缺德的王八蛋干的好事?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赵无极捂着鼻子移开了两步,陈-丹直接跑出了树荫,宁愿远远的躲在了太阳底下暴晒。

  王卫哭丧着脸道:“你们干嘛啊?还有没有半点同情心了?赶紧给我纸擦啊!有水没?我要洗手啊!”

  手是洗干净了,至于屁股,擦肯定是擦不干净了的。王卫转头对陈-丹道:“陈-丹,你能不能走远一点?我……我想换掉我的裤子。”

  啥?当街换裤子?这也忒不要脸了。陈-丹又跑开了十几米,背对着树荫。赵无极摸了摸鼻子,“呃……王胖胖,你坐到的那地雷不是干的,我看都渗透到内裤上了,只换外裤的话好像不行……”王卫一听想死的心都有了。

  王卫看了看左右,没有看到厕所,近处连建筑都没有,不由悲呼:“要不要这么衰啊!老天爷!你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啊!”

  赵无极没忘了补刀,“呃……要怪也得怪你自己,那么大一颗地雷居然没看到。再说了,如果你不那么胖的话,能一屁股就把它坐炸了么?”

  王卫几欲暴走,“你轻!你有本事。那你来坐坐看,看它炸是不炸!”“你当我像你那么没脑子啊?”“我没脑子?你聪明!那你教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赵无极指了指后面的那排绿化带,“到树丛后面换啊!把外裤脱了,去树丛后面换内裤。”

  王卫看了眼那绿化带,“你当我武大郎啊?你也不看那树丛才多高?老子堂堂七尺男儿,它挡得住我么?”

  赵无极摸了摸下巴,“能娶个潘金莲那么漂亮的老婆也不错啊!……”王卫呸了一口,愤愤道:“不错个屁!戴绿帽不说,最后还被毒杀了。”赵无极……

  “赵无极,现在不是瞎扯淡的时候,要不你给我挡着,我换?”王卫问道。赵无极点头,“好!不过你那体格我最多挡半个。”王卫……

  “那怎么办?”“王胖胖,我拜托你动下脑子。树丛不够高,但至少也到你腰了啊!你蹲着换不就完了么?”

  王卫愣了愣,然后一拍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你个魂淡不早说,这不瞎耽误时间么?”“不过你……蹲的下去吗?”“滚你丫的蛋!老子蛙跳都行。”“好吧!蛤蟆。”王卫……

  王卫先把外裤脱了,直接丢到了一边,只穿一条内裤,然后打开行李箱,取了条内裤拿在手里。

  “那啥!我去换了,有人来了你得知会我一声。”“知道了,快去吧!车就要到了一会儿。”

  两人躺的很近,只是十几公分的距离,赵无极可以闻到她身上的淡淡幽香。

  崔莹莹先开口打破了一室的宁静,“你……有女朋友吗?”

  赵无极心跳莫名加速,按这意思,如果自己说没有的话,那刚才的前戏或许能够继续?

  虽然只是可能,但已经足够让赵无极心动,可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三个女人的身影。

  第一个是小狐狸,第二个是沈曼青,第三个身影很模糊,看不清楚。

  赵无极努力的想看清,终于那身影变得清晰起来,魏梦涵?谢雨?

  那道身影依然变幻不定,熟悉的几张俏脸走马观花一般转个不停。

  终于,停下了。那张俏脸赫然是赵敏敏!赵无极惊得双手一撑垫子爬了起来,“有,我有女朋友!”

  崔莹莹也蹭的爬了起来,啪!给了赵无极一个响亮的耳光,怒道:“你有女朋友居然还敢撩老娘?”

  赵无极张了张嘴又闭上,我撩了吗?好吧!

  见赵无极不说话,崔莹莹气呼呼的问道:“她……很漂亮吗?”

  “谁?”赵无极有点蒙。“还有谁?你女朋友啊?”“啊!很漂亮。”

  崔莹莹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她是长头发吗?”“嗯!”

  得到答案后的崔莹莹点点头,转身走了,只丢下一句话,“你自己锻炼吧!走的时候锁上门。”

  走了?居然走了?不是应该接着问她是大眼睛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么?赵无极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

  这一天早上,崔莹莹下定了决心,要留长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