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无极听到了远处的警笛声,来的倒挺快。不上不下最难受,看来要速战速决了。

  赵无极放下了张玲的腿,强行让她翻了个身,面对墙趴着,一手夹住她的腰,一手扯住她的长发,策马奔腾。

  雪白的胴体比起墙上的白色瓷砖不惶多让,因猛烈冲撞而摇晃打摆,犹如被狂风卷起的落叶,飘摇不定,身不由己。

  当生理上的欢愉感完全覆盖过心理上的耻辱感时,张玲银牙紧咬,不肯让一丝声音从自己牙缝溜走,因为这已经是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

  终于结束了,当赵无极松开的那一刻,张玲瘫软的跪坐在了地面。

  此时公厕外面警车和救护车都到了,晕倒的男子被救护车运走,警察正在问询那位最早目击的女生。

  张玲不顾并不怎么干净的地面,双手撑地直起上身,回头对正提裤子的赵无极愤愤道:“你这是犯罪!”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夹杂着她满腔的愤怒。

  赵无极拉上拉链,抬眼看了看仍然蜷坐在地面的张玲,她脸上和上半身的红潮未褪。

  “这事你说了不算。要不你问问外面的警察?怎么样?够刺激吧?”赵无极一脸无所谓的道。

  张玲气极而笑:“呵呵,别以为我不敢,我要告你!”

  赵无极耸耸肩,“随便!那你最好先收集下留在你身上的证据,我就不打扰你取证了,再见!”

  赵无极一个纵身上了墙,左手抓住窗沿,右手握住那条钢筋一扯,钢筋就落到了他手里。

  然后回头对目瞪口呆的张玲道:“走了,你也赶紧收拾下该出去了。”

  直到赵无极的身影消失在窗台,张玲才回过神来,敲了敲有点发麻的大腿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低头看了看不着寸缕的自己和一地的狼藉,此时的她脚上只剩一只高跟鞋,另一只不知被踢到哪去了,衣物散落一地。

  王卫蹲在地上,用手擦了擦嘴角,然后抬头一脸哀怨的望着天上的圆月,地上一堆的呕吐物。

  td,胃酸都吐出来了。今晚运气怎么这么背?连一个弱女子都赢不了?

  蹲久了腿有点酸,起身摸了摸肚皮,唔!这样就腾出好多地了,一会儿回去再战!不过还是先抽根烟缓缓。

  刚点完烟抽了一口,却见对面的窗户里爬出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男人……男人!那里不是女厕所么?哎呀我去!女厕居然爬出一个男变态!太刺激了!哥们胆挺肥啊!

  路见不平一声吼……额,不对,一吼他跑了自己未必追的上啊!

  还是过去生擒的好。拿定了主意的王卫叼着烟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赵无极还真没注意有人盯上了自己,脚刚落地就听得身后传来桀桀的笑声。

  被人发现了?赵无极脸上阴晴不定,一定不能让他看清自己的脸。

  那人笑够了这才开口道:“哥们,胆挺肥啊!转过身来认识一下呗!爬女厕偷窥这事我打小就想来着,愣是没敢干啊!怎么样?里面风光不错吧?有没有拍视频啥的拿来分享下呗!桀桀。”

  以为要活捉女厕偷窥狂一枚的王卫有点得意忘形,嘚吧嘚吧的抖着腿。

  打倒他!赵无极猛得转身,一拳挥出!王卫惊见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当面轰来,吓得嘴巴一张,叼着的烟坠地。

  那拳头在王卫眼前一两公分硬生生停住。“咦?王胖胖?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王卫大口喘息了两下,拨开眼前的拳头,这才看清了面前站着的人,当即破口大骂:“赵无极你个王八蛋,差点没把老子吓尿。老子在这抽根烟顺便抓偷窥狂不行啊?”

  赵无极讪讪一笑,收手摸了摸鼻子,“误会,误会,我不知道是你来着,而且我也没偷窥啊!”

  王卫指着赵无极接着骂:“没偷窥?谁信啊!没偷窥你爬里面去做什么?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很痛心啊!你知道不?这种事你居然不带上我?有你这么做兄弟的吗?没义气啊!”

  赵无极……

  王卫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赵无极一声长叹:“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很痛心啊!王胖胖,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我进里面那还不是为了找你么?偷窥?亏你想的出来啊!你这个人渣!败类!”

  王卫……

  王卫拍拍自己有点迷糊的脑袋,“你进女厕所是为了找我?”

  赵无极点头,“本来是!因为在男厕所没找到你,后来一个女的说女厕躺着一个男的,我以为是你,所以就进去了。”

  王卫嘴角抽了抽,“然后呢?”“然后我发现那并不是你,刚要走却碰上一个认识的女生,她说想找刺激,于是我们就在女厕里面啪啪了,够刺激吧?”

  “赵无极,你不吹牛逼会死啊!嗤!”王卫扭头就走。赵无极耸耸肩,哎!我说真的为什么你就不信呢?

  张玲捡起脏了的内衣裤丢进了垃圾桶里,废力的穿上连衣裙反手拉上拉链,最后在门角找到了另一只高跟鞋穿上,抚了抚乱了的长发,深吸几口气平缓了下情绪,然后打开隔间的门走了出去。

  此时厕所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警察正在女厕外对几个保安进行着问话。

  “咦?里面拉肚子的那个女的出来了没有?”一个保安小声的问自己的同伴。

  同伴摇摇头,“没看见出来啊!”“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应该不会吧?”“嘿,你看,出来了。”

  几个保安转头望去,只见张玲低着头走了出来,绿色的连衣裙有点皱,白色的高跟鞋有些污渍,但男人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这些枝末细节上。

  “哇,是个美女耶!”“她还真够淡定的,敢在里面呆那么久才出来。”“拉肚子嘛!也没办法。换我也要搞定才出来,又不是碰上地震,你说对吧?”众保安窃窃私语着。

  “诶,你们看她的胸……”“唔,一颤一颤的。”“傻?,人家那是真空……”

  张玲红着脸从虎视眈眈的众保安面前走过,她忽然有点庆幸,幸好和莹莹有纠葛的不是这些一脸猥琐的保安。

  正在对保安队长进行问话的两个警察只是看了看张玲,并没有要留下她问话的意思。

  案情已经很明朗了,一个磕/了/药的男子误入女厕,然后昏倒了,好在他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危害。

  经过警察身边的时候,张玲的脚步顿了顿,但很快又抬脚迈步离开了现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