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赴宴

  摩托车穿过一片竹海,到了山脚后停了下来。抬头望去,群山连绵至远方,看着都不太高,不雄壮,但秀丽。

  要登的这座山相对来说还算高的了,麦子带着陈丹沿着石阶往上走,赵无极和王卫跟在后面,张建青殿后。

  半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山顶,放眼望去,奇峰怪石,千姿百态,绿水如带,顺着山势往远处蜿蜒而去。

  陈丹拿着手机俨然化身拍照狂魔,“哇好漂亮来,赵无极帮我和麦子拍一张。”

  王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累成了狗。“登山真不是我该干的事,为什么没有索道”“因为这山不高。”张建青答道。“那为什么我们不去漂流”“我怕竹筏承载不了你的体重。”“我们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张建青

  走的时候,王卫真的带了三只板鸭还有一堆的土特产。辞别张老伯后,麦子和张建青载着他们去乡里坐中巴。

  车子启动的时候,窗外的麦子和张建青使劲的挥着手,“再见,你们有空要再来玩啊”“好的,再见”“麦子,有空到x市来,我带你去看海,带你去吃好多好多的小吃。”“嗯”

  赵无极瞥了陈丹一眼,又是吃货一枚。

  对王卫来说,坐车只不过是眼睛一闭一睁的事,上了车眼睛一闭,到了站眼睛一睁。

  动车快到站的时候,赵无极的电话响了,是沈曼青。“你回到了吗”“快到了。”“要不我让人开车去接你过来”“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打车过去。”

  “那你想吃什么菜我给你先点上。”“随便,点两道肉食就好,其它的你和你朋友看着点,我很快就到,你好好陪你朋友。”“好的,一会儿见。”“嗯一会儿见。”

  赵无极挂了电话的时候,王卫凑了过来,小声的问道:“是大姐头”“呃不是。”

  王卫对他竖了竖大拇指,“真是佩服你,昨晚刚做了对不起大姐头的事,今晚又要赴女人的饭局,你的胆子不是一般大啊”赵无极

  出了车站后因为去的方向不同,陈丹自己打了部的士先走了,赵无极要去的地方和王卫顺路,两人也不着急打的,而是先抽了一根烟。

  “王胖胖,反正你回家也要吃饭,还不如跟我一起去吃算了。”王卫摇头,“不去”

  赵无极一愣,这个吃货怎么还有拒绝饭局的时候于是不由问道:“为什么”

  “我不想发现你的奸情,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死的快万一哪天大姐头知道我曾和你的情人一起吃过饭,那她一定会把我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的,脑袋都没了,以后还怎么吃饭我不能因小失大啊”赵无极

  说曹操,曹操到,不过到的是电话。赵无极对王卫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才接听。“赵无极,你们回到了”“嗯,刚出站。”“和王胖胖陈丹一起”“陈丹已经先走了,就我和王卫。”“这样啊那我请你和王胖胖一起吃饭”

  赵无极本想拒绝的,但一想直接拒绝的话好像后果会很严重,要想个借口才行,于是道:“你等等,我问下王胖胖的。”

  赵无极捂住听筒,苦着脸道:“大姐头说要请我们吃饭,怎么办快帮我想个办法。”王卫双手一摊,“没办法,我肚子有点饿,饿的时候我的脑袋就不太灵光,再说了,我其实是很想去的,大姐头请客从来就不会差。”

  赵无极放开听筒道:“大姐头,王胖胖说可不可以改吃宵夜因为他昨晚没洗澡而且流了很多汗,再加上带了太多的特产,所以要先回去一趟,哦,对了,那些特产好多都是给你带的,光板鸭就有三只”

  王卫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赵无极一挂电话王卫就扑了上去,“赵无极,我掐死你”

  的士停在了一家饭店前,赵无极下车后又回头问了王卫一句,“真不跟我上去吃饭”

  王卫对他飞了个白眼,“赶紧滚蛋有的吃你就赶紧去吃饱点,这样好做个饱死鬼,一会儿宵夜的时候,哼哼”赵无极脸色一变,“王胖胖王胖胖”的士扬长而去。

  风尘仆仆的赵无极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沈曼青定的包厢,服务员推开门的时候,赵无极不由一愣,是她

  只是对视了一眼,赵无极就认出了她来,虽然那晚两人相隔很远,但赵无极相信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沈曼青站了起来,“快来”赵无极笑着走到沈曼青旁边,那女子也站了起来。

  沈曼青挽住赵无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陈姐,我最好的朋友。陈姐,他是赵无极。”沈曼青只是简单的说了赵无极的名字,并没有其它的解释,但那一挽,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女子微微一笑,朝赵无极伸出纤手,“你好,陈怡”赵无极握住她的手,“你好,赵无极”

  沈曼青松开了赵无极,三人重新落座,陈怡居左,赵无极居右。赵无极心中不由纳闷,奇怪,今晚怎么那个和尚不在

  服务员开始上菜了,沈曼青问陈怡道,“陈姐,要不来点红酒”陈怡笑了笑,“别了吧你酒量那么差,一会儿喝醉了又说我欺负你。”

  沈曼青道:“怎么会我虽然不怎么会喝,但这不是还有他么”沈曼青说着用征询的眼神看了赵无极一眼,赵无极点点头。

  陈怡微微撇了撇嘴,“好啊既然这样,那就整点白的吧”“啊”沈曼青又看了赵无极一眼,陈怡的酒量沈曼青清楚,平常不怎么喝,但只要喝了,那她往往是酒桌上最后还清醒着的那一个。

  赵无极笑着道:“陈姐有此雅兴,我自当奉陪”说了整点白的,但陈怡却让服务员上了三瓶白酒。

  陈怡先给沈曼青倒了半杯,递了过去,然后又倒了满满的两杯,多一滴则洒。

  “请”陈怡中指在其中一个酒杯上轻轻一弹,那酒杯就顺着玻璃桌面滑到了赵无极的面前,杯里的酒不但一滴没洒,而且也不见丝毫荡漾。

  君子坦荡荡,女子亦可陈怡露上这一手就是明摆着告诉赵无极,别猜了,我的确会武功。

  “哇陈姐好厉害”沈曼青居然轻轻鼓掌,化身忠诚的粉丝。赵无极看着满满一杯的酒,眼角抽了抽,这该怎么喝

  难题丢给赵无极后,两道如水的目光往赵无极投来,赵无极砸吧砸吧嘴,“那在下就先干为敬。”

  在二女的注视下,赵无极默默的拿起了一旁的吸管,叼在嘴里,凑到酒面,一吸而尽。

  好贱的办法真丢人啊沈曼青好看的鼻子皱了皱,轻轻的哼了一声。陈怡看的一愣一愣,这不是明显的耍赖么

  赵无极放下吸管,双手一摊,“两位姑奶奶,饶了我吧你们真以为我会青龙汲水啊”

  陈怡笑了,笑的很好看,“方才跟着曼青喊我陈姐也就罢了,这才一杯酒的功夫,我就成姑奶奶了话说我得有多老啊”

  沈曼青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就是,说错了就该罚”赵无极瞥了她一眼,这傻妞,到底是谁家的媳妇儿

  “哎好吧我认罚,还烦请陈姐再帮忙斟酒。”赵无极说着用食指在玻璃杯杯口的边缘轻轻一点,那玻璃杯翻转腾空,划出一道弧线,稳稳的落在陈怡面前,依然杯口朝上。

  沈曼青愣了愣,然后一声欢呼,“哇这一手漂亮”然后伸手扯着赵无极的短袖,撒娇道:“我要学,我要学,教我,快教我。”

  赵无极没好气的道:“学啥啊学,你以为打碎酒杯不要钱啊再说了,这要从基本功练起。”

  陈怡正要倒酒,手机突然响了,陈怡微微皱了皱眉头,笑着起身道,“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沈曼青道,“陈姐,你要快点回来。”“知道啦”

  见陈怡出去了,沈曼青这才小声嘀咕道:“小气不肯教我就明说嘛”赵无极压低声音道:“我哪小气了这是武功,不是杂耍,即便是杂耍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啊”

  “再说了,当初我就说帮你查看资质,然后教你武功,谁让你不肯来着”

  沈曼青可爱的皱了皱鼻子,“哼摸根骨是吧那只是你想占便宜,我以为我不知道也就赵敏敏那个傻丫头信你,再说了,我看那时候赵敏敏也就是装装傻而已,就你个大傻瓜以为自己奸计得逞了。”

  “蛤”信息量有点大,赵无极愣住,难道那时候大姐头只是将计就计她不会是那时候就已经对自己有好感了吧

  沈曼青又妩媚的白了赵无极一眼,“摸骨是伐后来你也没少摸我的腿,那你说说,我是不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呃这个嘛之前光把玩了来着,需要再好好摸摸看。”

  赵无极说着就把手落在了沈曼青的大腿上,沈曼青今天穿的是休闲小短裤,没穿丝袜来着,雪白的大腿就那么裸露着。

  赵无极微热的手一覆盖上沈曼青的大腿,沈曼青就吓得身子一颤,赶紧拍开了赵无极的大手,小脸一红,娇嗔道:“别乱来,陈姐就在门口接电话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