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脱缰的野马

  林梦悠悠醒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是哪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一张脸出现在了车窗外,“林小姐,你醒啦”

  林梦看清了那人的脸,板井怎么会是他板井对司机吩咐了一声,嘟司机按了下遥控,开了车门锁。

  板井笑眯眯的打开车门,将上半身探了进去,“林小姐,别来无恙我们又见面了。”

  林梦费力的往另一边的座椅挪了挪身子,“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想做什么”

  板井钻进了车,关上门,“林小姐,这当然是在车里,因为我要,所以你会在这里,至于我想做什么呵呵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板井说完原形毕露往林梦扑去,林梦双手前撑,死死撑在他的胸膛,“不,不要,你快放我出去,不然我就要叫啦”“哈哈,叫吧你尽管叫吧”

  撕拉睡袍太薄,板井轻易的撕破了林梦的睡袍,雪白的香肩顿时暴露出来。

  板井立马更加兴奋了,红着眼继续扒林梦的衣服,撕拉林梦急哭了,一手阻挡,一手捂着胸口,“快来人啊救命”

  板井邪笑着道,“知道我为什么要等到你醒来么因为这样才会更有趣,叫啊你叫啊我倒想知道这荒郊野外的会有谁来救你”

  “呃我想至少还有我会来救她”车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板井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一年轻的男子正站在车门前。

  “你你是谁我的保镖和司机呢”板井停了手上的动作,赶紧坐起身来。“我想我是谁并不重要,至于你的保镖和司机,我想他们都困了,所以都躺在地上睡觉呢”

  林梦也挣扎着起身,脸上犹带着泪痕,双手捂着胸口,往座椅最里面缩了缩,这才往外看去,“是你救我”

  赵无极的心一揪,最看不得女人哭,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抱歉,来晚了一会儿。”

  说完手一探就抓住了板井的脚踝,把他从车里往外拖。“你干什么住手,快住手”板井慌张道。

  赵无极完全不理会,把他从车里拖到地上,然后继续拖着,转身往前走去,前面不远就是悬崖。

  板井先是破口大骂,继而又苦苦哀求,但赵无极只是拖着他往前走,就像拖着一条死狗。

  眼神不好的板井终于看清前面就是悬崖的时候,挣扎的更厉害了,但赵无极的手就像一把铁钳,岂是板井可以挣脱开的

  到悬崖边了,赵无极把板井倒提了起来,板井感觉到了身旁呼呼吹着的山风,这才明白赵无极是真要把自己丢下山崖。

  板井瞬间崩溃了,声泪俱下的道:“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很多很多的钱”

  赵无极摇头,“我不要钱,我只要你的命。”说着就抡起了板井来,“不要啊我错了,饶命,饶命啊”

  赵无极转了两圈,把板井抡得身子腾空,正要松手的时候,林梦跌跌撞撞的下了车,“住手你不能为了这种人渣而背负上杀人的罪名啊”

  赵无极停了下来,板井喘着粗气,心脏差点骤停。赵无极一想,不对啊自己杀的就是人渣,而且自己手上早有几十条人命了,还有什么好忌讳的

  想到这,赵无极把板井整个人横举了起来,高高的举过头顶,“去死吧”“啊”刚要发力把板井掷下悬崖的时候,林梦却从后面一把环抱住了赵无极的腰,“不要求求你了,不要杀人呀”

  赵无极轻声叹了一口气,哎这女人,真是善良的过分啊“放下他,求求你了,把他放下来好么”林梦快哭了,用乞求的口吻道。

  赵无极松手了,扑通板井狠狠的摔落在地上。摔落的那一刹那,板井还以为自己被扔下悬崖了,吓得尿失禁,落地后,裤裆全湿了。

  “算你运气好,这次饶你狗命,若还有下次,绝对不饶,听到了么”赵无极冷冷的看着地上的板井。板井费力的点头,“听听到了。”

  林梦这才松了一口气,赵无极摸了摸鼻子道,“呃虽然你这样抱着让我感觉很享受,但我还是不得不说,我想我们该回去了。”“啊”林梦赶紧缩回了手,红着俏脸退了一步。

  赵无极转过身,看着双手环抱着胸部的林梦,衣不蔽体,还光着脚丫,这样不成啊

  “要不我去剥一件西装来给你穿吧”“不用,我不想穿他们的衣服。”林梦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赵无极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短袖,“好吧那你穿我的吧”赵无极说着立刻就把自己的短袖脱了下来,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林梦羞得赶紧低头,赵无极把短袖往她手里一塞,“去车里换上我的衣服吧”“那那你穿什么”“我没事,这样凉快。”

  赵无极本想开走他们的车,但林梦不肯,不是不忍心把这些人抛在这,而是怕把这车开回村子的话,明天不知道又会引起怎样的波澜。

  于是两人只能往回走,赵无极光着膀子光着脚丫在前面走,林梦穿着t恤和大大的拖鞋低头在后面跟。

  走着走着赵无极才发现这里离村里远着呢按这样的速度,估计一个多小时还回不到。

  赵无极停了下来,低着头走路的林梦一头撞在了赵无极的后背,“哎哟”林梦摸着自己的头。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这样子走不是办法,这里离村子太远了,要不我背着你跑吧”“蛤”林梦眼睛睁得老大。

  “虽然说了很难让人相信,但我跑得很快,即便背上了你,我也跑得很快。”林梦摇头,小声的道,“你可以走快点,我跟的上”

  “不是,走再快也要一个小时啊我背着你跑,很快我们就会回到的,来”赵无极说着蹲了下来,示意她上自己的后背来。

  “不不用”“哎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林梦还是摇头。

  赵无极想了想又道:“你也不想想你都出来这么久了,万一你的儿子醒过来了,哭着找你怎么办”

  林梦一听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趴在了赵无极的背上。柔软的两只大白兔被赵无极的后背挤压得变了形状,林梦瞬间脸红到了耳根。

  赵无极笑了笑,看来还是要说孩子才管用啊双手一托她的翘臀,就站了起来,“搂住我的脖子,我要跑了。”“嗯”林梦细弱蚊声的道。

  赵无极真的跑得很快,即便他还光着脚丫。跑起来颠簸在所难免,开始林梦还有意的让自己的胸部与赵无极的背保持着些许的距离,可要怪就怪哺乳过的胸部有点太大了,还是难免有些磨蹭。

  林梦的身体异常敏感,磨蹭了几下后,胸前的那两粒红豆居然变得凸起。赵无极的t恤穿在林梦身上就好像长度到大腿的短裙,此刻赵无极的双手直接托在了林梦的雪白大腿后。

  原本双腿微分的林梦惊觉双腿之间微有湿意,更是羞不可抑,慌得赶紧夹紧了大腿,双手牢牢抱紧了赵无极的脖子,把头靠在赵无极肩膀,上半身几乎瘫软在赵无极的背上。

  赵无极敏锐的察觉到了她身体上的细微变化,双手托了托她的大腿,林梦灼热的鼻息喷在赵无极身上。

  因为颠簸,她的喉管里时不时发出嗯嗯的低吟,听得赵无极有点心猿意马,于是赵无极深吸一口气,撒开双腿,跑得像匹脱了缰的野马。

  “啊”林梦惊呼出口,双腿下意识的夹紧了赵无极的腰,足尖上的拖鞋一颠一颤

  二十多分钟后,赵无极停了下来,深吐一口气道:“到了。”“嗯啊”林梦赶紧把四肢从赵无极身上松开,落地的那一瞬,双腿一软,还好赵无极扶了她一把。

  “好了,你赶紧回去歇息吧我走了。”“等等”“怎么”刚走两步的赵无极回转过身。

  林梦低着头,双手捏着衣脚,小声道:“今晚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赵无极咧嘴一笑,“不用客气,再见。”“再见。”

  赵无极走了几步,林梦又从后面叫道:“喂”“还有事”“拖鞋。”林梦飞快的拖下拖鞋小跑两步递给赵无极。

  赵无极接了过来,这是张老伯的拖鞋,总不能睡一晚就把拖鞋睡到隔壁家去了吧

  “还有你的衣服,我我怎么还你”林梦里面现在是真空,碎的不成样的睡袍早被她丢到山沟里了。

  “没事,我还有其他的衣服。还有其他的事吗”林梦摇头。“那我走了。”林梦点头。

  赵无极走了两步,这回林梦没有叫住他,赵无极自己回过头来,诧异的问,“既然没事了,你怎么还在原地不走”

  林梦有点想哭,“我我身上没钥匙,进不去。”赵无极一拍自己的脑袋,就觉得哪里不对自己真是笨啊

  “你去前门等着,我从窗户爬进去给你开门。”“能爬的上去么”“没问题。”“那你小心点,最好最好别惊动我的公公和婆婆。”“放心吧不会的。”

  等林梦往前门走了,赵无极一跃就上了窗户,原来她公公婆婆也在家里啊得赶紧先去看看,刚才应该没挂掉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