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婷只觉得车子一沉,往后一看吓了一跳:“呀!你是什么时候坐上来的?”赵无极嘿嘿一笑:“刚刚。”

  “你是怎么上来的?”谢婷开的并不慢,想跳上车可没那么容易。赵无极耸耸肩,“就那样喽!一不小心就跨上来了。”谢婷……

  “看前面,掌好方向!”赵无极提醒道。谢婷一转方向,避开了树,车子摇晃了一下这才重新稳住。

  “你看你,小心点嘛!开车怎么能不看着路呢?”赵无极用教训的口吻道。谢婷撇撇嘴:“还不是你害的!嫌我开不好那你下车啊?反正也不顺路。”

  “开不好就得多练练,我决定了,以后我每天就坐你的车了。至于不顺路,不就多开一小段么?把我送到了,你再折回来不就可以了么?”“你想得美!”

  “别小气嘛!反正你就一个人,别浪费资源。”“载你才叫浪费资源,就你那体重,抵得上三个谢雨,多耗电啊!”

  一听谢婷提到谢雨,赵无极忽然间就沉默了,谢婷心里一声叹息,算了,今天就载你一次吧!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谢婷把赵无极载到了福茂大厦前,“喂,到了!”赵无极跳下车,“谢谢!”“不客气。”“没客气,今晚几点下班啊?”

  谢婷白了赵无极一眼,“干嘛?”“顺个风呗!”“嗤!还顺丰,你以为你是王卫啊?”谢婷扬长而去。

  说曹操,曹操到。谢婷还没开远,王卫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屁颠屁颠的凑到赵无极身边。

  “哇!她载你来的?”王卫一脸羡慕道。“你又不是没眼睛,看到了还问。”“可她为什么载你?”“嗤!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是我司机。”赵无极转身就往大楼走去。王卫……

  赵无极来到办公室,先跟好几天没见的女同事们打招呼,“哎呀,小敏,几天不见又长个了。”“你走!”

  “哇,小兰,出了趟差回来怎么感觉你的皮肤变的更好啦?难道羊城的水土更养人?”“是么?”

  “哟!吴姐……”“我可没去羊城。”“呃……难怪吴姐越来越容光焕发了,羊城那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没办法,赵无极三人在羊城看的摊位不是在正馆里头,所以与有去交会的小敏、小兰等业务好些天没见,而像船务、跟单员等没去交会的同事那是更久没见。

  一圈下来回到自己座位的时候,大姐头到办公室来了,赵无极赶紧埋头装作在做事情的样子,赵敏敏的目光往他的位置停留了一会儿,这才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等赵敏敏走了,赵无极不由长松一口气,心里很是纳闷,刚才被大姐头盯住时的心情,为什么就跟念初中时讲话被班主任逮住时一个样,一样的忐忑,一样的惴惴不安。

  这特么也太可怕了,初中毕业都十多年了,难道自己的胆子越活越回去了么?要是年龄能越活越回去该有多好?

  王卫拉了拉赵无极的衣角,偷偷道:“赵无极,刚才大姐头看你的眼神很犀利啊!你小子在羊城干的那些坏事是不是被大姐头知道了?”

  赵无极一惊,“不会吧?不能吧?咦?不对!你胡说什么呢?我干什么坏事了我?”“没有?没有那最好。”

  赵无极顿了顿又道:“王胖胖,是不是你出卖的我?”“怎么可能?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么?我对你那是忠心耿耿啊!宁死不屈、视死如归,形容的就是我这样的英雄啊!”

  “滚你丫个蛋!你长的就是一副标准的汉奸相,就差没在脑门正中刻上叛徒两字了,我看你连忠心这两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是?你以为我小学没毕业啊!拿笔来,我写给你看!”“行,那你写耿耿两字给我看下。”“呃……不是说写忠心吗?”“看,不会了吧?也就小学刚毕业。”王卫……

  上班前五分钟,叶珊来了,她经过的地方女同事纷纷叶总叶总的和她打招呼,她时不时微笑着点头回应。

  忽然叶珊的脚步顿了一顿,如水的目光往角落投去,正好对上了赵无极的目光,赵无极一个激灵,赶紧低下了头。

  好在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叶珊又继续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了。赵无极有点不淡定了,先是大姐头,现在又是大boss,怎么看我的眼光都是那么的犀利如剑?

  赵无极板着脸转头望向王卫,王卫胖胖的身躯不由一抖,赶紧举手伸出两根手指来,“我对天发誓,呃……不对。”又加伸了两根手指,抬头看了看,这下妥了。

  “我王卫对天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说,更没有在大姐头或大boss那里出卖过你,若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王卫一脸坚毅的表决心道。

  赵无极看着王卫,王卫也看着赵无极,目光毫不躲闪,忽然赵无极转头往那边看去,难道是陈-丹?

  王卫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两人很快就收回了眼神,再度对视。

  你……怀疑陈丹?应该不能吧?

  唔……除了你,也就她每天跟我们在一起了。

  可是她不像那样的人啊?再说了,她对你的所作所为还是知道的很有限。

  对哦!这样看来,那嫌疑最大的还是你啊!

  王卫深吸一口气撇过头去,没法继续沟通了。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上班时间到了,大家都忙活了起来,交会回来正是业务员最忙碌的时候,做报价,发邮件,几个业务对着电脑忙活,似乎连转头的时间都没有,只有两个业务员例外。

  赵无极看向王卫,我们是不是也该做点什么?

  王卫回了他一眼,我们总共就收到那么几张名片,我昨天在家没事干,花了半个小时就把邮件都发完了。

  次奥!你手贱啊!明知道不多,那更应该留着今天发啊!

  好吧!我错了。那现在怎么办?

  装作很忙的样子吧!

  好主意。

  于是无所事事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点开了各自的邮箱,手指头敲击着鼠标,一遍一遍的点收信,可惜连封垃圾邮件都没有。

  该死的系统,要不要拦截的这么彻底?好歹漏一两封进来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