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爱恨一线间

  “怎么不走了?”后面的洛娃问道。赵无极闻言忽然就笑不出来了,是啊!怎么忘了还有洛娃在?

  赵无极可是记得洛娃的要求,干净卫生,关键是要安全。这要是在她眼前上演一出全武行的话……不成啊!

  王卫此时也发觉了异样,只是捂着嘴没有再叫骂了。赵无极左手背到后背,朝王卫做了个手势。

  王卫瞬间了然,拔出舌头上的牙签往旁边一丢,回头对洛娃道:“前面封路了,我们往旁边走吧!”

  洛娃一愣,“封路?什么意思?”陈-丹也是一脸的不解。王卫忙道,“你不懂封路这个词的意思么?没事,我来给你解释。这边走,我们边走边说。”

  王卫带着洛娃和陈-丹往旁边走。“封路也就是说这条路不让走了。”“不,这个我懂。可为什么不让走?”“呃……因为……”

  赵无极见王卫他们已经穿过了围观的群众,这才暗松一口气。楚天南自然也看到了王卫等人的离去,但他要留的是赵无极,只要赵无极不跑,其他人是走是留他压根不在乎。

  楚天南忽然打了个响指,哈雷机车同时亮起了车灯,几十道灯光齐刷刷的投到赵无极的脸上,刺的赵无极不由眯起了眼睛。

  还没走远的洛娃被身后的动静吸引,不由的回头去看,“咦?怎么有那么多机车?赵无极!赵无极怎么还站在那里?”

  本来被问的有点卡壳的王卫赶紧道:“因为要比赛啊!所以要封路不让走。赵无极站在那里是因为……因为要给他们当裁判。”

  “蛤?”陈-丹的小嘴张得足以塞下一颗鸡蛋。洛娃倒没发觉王卫的话有什么不妥,只是接着问道:“那我们为什么不留下看比赛?”

  王卫赶紧道:“那是非法的,说不定一会儿就有警察来了,再说了,那里只是起点,终点在几十公里以外呢!不就一群机车轰轰的启动开走,然后留下一大堆尾气么?没什么好看的,简直是浪费时间。我们还是赶紧去看住的地方先,要是你不满意的话我们也能再找找。”

  洛娃想了想好像有道理,于是不再发问,跟着王卫往城中村走去,倒是陈-丹一脸的狐疑,知道没那么简单,但也只得先跟上王卫和洛娃。

  既然一开始没有立即动手,那赵无极就笃定楚天南一定会先说几句废话,不然摆这么大的阵势岂不是如同锦衣夜行一般?

  果然,楚天南往前走了几步,咬牙切齿的道:“赵无极,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夜我要让你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这里,由我楚天南说了算。”

  赵无极挠了挠头,“你说了算?我记得前些天有人跟我说过同样的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楚天南一怔,他倒是知道龙三的事,他还让人给龙三带过话,一条腿五万,但龙三很快就挂了。不是说龙三是被人寻仇然后被刺死当场的么?难道是他干的?

  楚天南犹豫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即便是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手,猛虎难架群狼。

  楚天南高高举起右手,几十辆机车同时轰起了油门,楚天南的手用力挥下,一辆辆机车鱼贯而出,加足马力往赵无极冲去。

  赵无极依然在原地站着,微眯着眼看着飞驰而来的那些机车,真的很烦啊!车灯这么亮,照得人眼睛难受。

  赵无极脚边有块大石头,他抬起脚落在了大石上,然后碾了碾,石头寸碎。

  此时最前面的机车离赵无极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了,机车手的右手离开了车把,一根铁棍高高举起……

  赵无极踢出了石块,一块,两块……破空声不绝于耳,一颗颗大小不一的石头往机车群疾射而去。

  邦!碰!几盏车灯灭了。“唔!”“啊!”有人被石头击中从机车摔落。落地的人被后面的机车直接碾压过去,而失控的机车撞向了路旁的垃圾桶。哀嚎声,剧烈的碰撞声……

  一根铁棍朝赵无极当头劈来,赵无极伸手一抓,一扯,铁棍瞬间易手,而被夺去铁棍的骑手被赵无极一扯之下整个人腾空,往前直冲而去,飞出十几米撞上了路旁的树,这才坠落下来。

  无人驾驶的哈雷机车直冲了几十米,撞开了护栏,然后倒地继续侧滑,车身和水泥地剧烈摩擦,火花飞溅,汽油泄的一地都是。

  火星落入外泄的汽油引起了明火,火龙直追侧滑的机车,机车撞上了路旁的消防栓这才止住,一道水柱冲天而起,火龙追上了机车,瞬间将机车吞噬。水在喷,火在烧,原本不相容的水火却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

  “要爆炸了,快跑!”不知谁喊了一声,不远处围观的群众一阵骚动,慌乱中不少人被挤摔在地。砰!第一声爆炸声响彻于夜空……

  赵无极动了,一跃而起,往正向自己冲来的一辆机车飞扑而去,带着头盔的骑手一脸惊愕的抬头,只见一道黑影往自己当头罩来。下一瞬就是噗的一声闷响,仿佛西瓜被砸烂的声音一样……

  短短的几分钟内,鱼贯而出的机车群只剩下二十辆不到,散落一地的机车碎片,几处熊熊燃烧着的火团,一地横七竖八、生死不知的机车手……

  楚天南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就好像一只猛虎扑进了羊群。

  只是一轮冲锋,与赵无极交错而过后,还骑着机车的骑手只剩下一十六人。十六辆机车调转方向,再次集结,可胆寒的骑手已经再无丝毫冲锋的欲望,还能再次汇集而没有四散逃去,就已经殊为不易。

  没什么好说的,再来打过。赵无极肩上扛着那根有点变形的铁棍,径直朝着缩水了一大半的机车群踏步而来。

  能数次击退来自香江的社团,就证明了乌鸦这个社团的强大凝聚力和悍不畏死的非凡勇气。

  一名机车手咬着牙,轰起了油门,当油门轰到最大的时候,黑色的机车如同一道黑练朝赵无极疾射而去……

  很快就有了第二辆,第三辆……十六辆机车前仆后继冲向赵无极,赵无极取下了肩头的铁棍,再度以血肉之躯迎上了铁甲机车……

  楚天南双手紧握,指甲深深嵌入了手掌,终于忍不住歇斯里地咆哮道:“不!别冲了!我们认输……赵无极,住手!”

  晚了,赵无极的嘴角闪过一丝无奈的笑容,既然提到了极速又怎能刹的住车?耗不起就别起这个头啊!事已至此,双方俱已骑虎难下,要么你死,要么我亡!轰,又是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终于安静了,赵无极点了根烟,深吸一口,这才缓步朝楚天南走来。楚天南心如死灰,怔怔的看着一地的狼藉,从此岭南再无乌鸦……

  赵无极在楚天南身前两步停住,举起一团布在楚天南面前晃了晃,“喂,这是什么鸟?好丑的样子……”

  楚天南愣愣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布,然后突然间暴起往赵无极扑去。砰!又是一拳正中楚天南的腹部。

  赵无极用淡如水的语气道:“其实我这人不爱惹麻烦,但若是麻烦找上了我,我会毫不犹豫的解决麻烦,而且解决的干干净净。”

  赵无极抽回了手,楚天南一头栽向了地面。赵无极缓缓蹲下,对还清醒着的楚天南道:“上回你找人要卸我三条腿,对吧?”

  楚天南心头一颤,想挣扎着起来,赵无极右手按住他的后脑,左手一翻,一只匕首现于掌心。

  “不……不要……”楚天南心里涌起巨大的恐惧。“别傻了,你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谁强谁说话嘛!现在我说,你听着就好。”

  楚天南正要再喊,赵无极扯着他的头发往上一提,下一瞬一把冰冷的匕首就架上了他的脖子。

  楚天南硬生生把话咽回了肚里,一脸的铁青之色。赵无极见他安静了,这才接着道:“我这人向来很讲道理,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你放心,我的刀很快,只卸腿,不要命。”

  匕首移开了,然后举起,正要刺的时候却又停住了。“哎!她来干嘛?”赵无极收起了匕首,本已认命的楚天南吓出了一身冷汗。

  赵无极刚起身就听见身后有人喊,“赵无极?”赵无极回头对她笑了笑,“你怎么来了?”“你没事吧?”匆匆赶来的崔莹莹一脸急切的问道。

  赵无极摊摊手,“我没事,不过他们好像有事。”崔莹莹先是一愣,继而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地上的楚天南。

  楚天南亦抬头朝她看来,四目相对,只是短短一瞬,崔莹莹就将目光重又移到了赵无极身上,“你有没有伤到哪了?快让我看看。”“呃……我真没事。”

  崔莹莹硬是绕着赵无极转了一圈,确认他无碍后这才放下心来。“呀!我们快跑吧!一会儿警察就该来了。”崔莹莹说完拉着赵无极的左手就跑,赵无极无奈,苦笑一声只得跟着她往边上的小路里蹿。

  楚天南望着两道身影远处,十指狠狠抠着路面,连指甲抠出血来都浑然不觉。崔莹莹!我拿一片真心待你,你竟如此辜负我!爱恨本就一线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