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的氛围一瞬间僵住了,李政德尴尬的笑了一下,开口道:“在哪儿都行,企业有企业的发展规划,这个事情并不强求,而且我们发展的也很不错。确实也该帮扶一些城市发展,我也一直强调,在生产环节,尽量多走出去。”

  “我们主要是考虑港口和配套,当然了,总部肯定是立足于深圳,面向世界的。”陆峰朝着李政德说道:“只不过在那边没什么熟悉的人。不知道在这方面能不能提供一些帮助,我们希望在那边开厂,扩充产能,怕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的,不是很好沟通。”

  “哎呀,这个.......。”李政德是真不想管,虽然说企业在外开设厂子,是正常的,只要总部在这里,税收各方面肯定跑不掉,当然了,现在也不指望佳峰电子缴税,关键是,自己往出去送,心里就不是滋味。

  “您不是说,有困难就说嘛?”陆峰见他不想帮忙,急忙拱了一句火。

  “陆总,这事儿,到时候我跟你谈,都好说。”刘副市长急忙帮解围。

  陆峰知道,跟刘副市长连个屁都谈不出来,开口道:“这个厂子确实是比较急,跟刘副市长就没必要谈了,谈完了,你还得跟上面汇报。今天就正好,因为市场的爆发,我们面临的情况都是比较急的。今年是打算盖一个大厂,满足未来十年的产能,这对于国内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儿。”

  李政德见躲不过去,沉吟了一下道:“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问一下,我认为是一件好事情,更大的扩充,更好的产品,更广阔的市场,能够服务更多的老百姓。”

  陆峰不知道他这话是打哈哈,还是真的想帮,开口道:“我们是年后盘算产能的时候,才发现不足的,因为这事儿,我连年都没过好。这个东西将会决定佳峰电子是一飞冲天,还是落地成土,如果说您这里给不了答案,我就只能另找门路了。”

  另找门路?

  能找谁自然就不用说了,李政德神色一变,笑着拍了拍陆峰肩膀道:“既然是好事情,我觉得那边应该会特别欢迎你的,更何况你们现在是全国优秀科技创新民营企业,也理应照顾一下嘛!我们可以去跟那边沟通协商一下,具体情况再给你们反馈。”

  “太感谢您了,您真是为人民服务的好领导。”陆峰满脸堆笑的握着李政德的手,开心道:“我们留个电话吧,有什么情况,到时候我找您方便一点。”

  李政德可不想让陆峰骚扰自己,他对这个人还是很了解的,因为全国的招商引资政策补充意见就是他提的,里面明确的用了一个词儿,叫做‘陆峰式致富经’,他要求把陆峰这一类人掐死在萌芽之中。

  而且这类圈地换贷款的模式,已经造成了很大的社会不公平,并且对于企业发展,并没有很好的推动。

  不要看陆峰拿到这些钱后去干人事儿,绝大部分的关系户拿到资金后,百分之九十九都吃喝玩乐了。

  更何况李政德也知道这个年轻人没脸没皮的,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自己没跟他接触过,就是怕重蹈黄友伟的覆辙,深圳的企业很多,又不靠他一枝独秀来撑门面,自然不会受到领导的青睐。

  “我们的大门永远像遵纪守法的企业敞开着,只要你来,就能见到我,联系方式,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吧?”李政德又把酒杯端起来说道:“衷心的希望,能够涌现出更多像佳峰电子一样优秀的民营企业,干杯!”

  陆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现场气氛这才好了不少,其他人悄悄的嘀咕着,这陆峰是什么人物,刚才说话完全是一副逼宫的样子。

  “听说呀,是女婿!”有人低声道。

  “女婿?谁的女婿?”

  “那我哪儿知道啊!”

  这些话传到了陆峰的耳朵里,他倒也不以为意,越多人的以为自己背后真的有靠山,那才好呢。

  午饭吃到了一点多,今天作为唯一的民营企业,陆峰绝对是个特殊的存在,按照原先的想法,李政德是打算好好寒暄一下,毕竟这是民营化发展的一个高光时刻,也是给那帮国企的领导看看,不要以为不努力,就没人努力了。

  可问题是,他真的有点怕陆峰这个人,稍微客气两句,他就顺着杆子往上爬。要是没有杆子,他自己搭梯子也要过来,这种人让他很无奈。

  好像情商不高的样子,随口说一句有空来家做客,他就敢跟你说,明天吧,我喜欢吃什么什么,你准备一下。

  陆峰心里也明白,自己不是在苏州,不是‘家里’的宝贝疙瘩。人家不会像黄友伟那样捧在手心里,趁着这个机会,能捞点是点,要不然连跟毛都捞不到。

  下午三点多,陆峰开车回了公司,回去的路上已经想好了,如果李政德不帮忙,他还得打电话催一催。

  公司已经进入了正常的经营之中,年后的一段时间是家电的淡季,相应的广告营销应该开始布局,为热销季做准备。

  杜国盈也找来了十几号人,组成了佳讯传呼机市场部,只不过大部分的人和资源,都需要依靠总部。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跟高层管理的一些人就混熟了,哪怕是朱立东都觉得这个人不错,说话、办事儿很有分寸。

  陆峰也一直在关注着他,没有过多的干扰。

  柳城带着团队去了东莞厂区,进行第一次的生产调试,整体的设计已经画了出来,接下来就是试生产了,因为技术比较成熟,所以实验时间较短。

  睿心实验室的技术专利,不仅是无线电技术,其中最贵的还是集成芯片、数字化通讯这两大类,但凭一个传呼机的无线电技术,顶天也就几千万人民币,陆峰也不会大费周章的去买它。

  传呼机一旦落地后,研发团队就要马不停蹄的朝集成芯片、数字化通讯这两条大道飞奔而去,这也是未来发展的主要路线。

  陆峰对于睿心实验室还是有想法的,他想把这家位于瑞典的实验室复活,成为一个海外基地,等到佳峰电子在国际上有了一定的名声后,可以跟目前的一些国际二流厂商合作,例如:诺基亚。

  对于集成芯片的期待,他也只能先自己生产电视机的集成芯片,同时供应国内其他厂商,简单来说,陆峰不甘心只跟同行竞争,他要往上游产业链爬,当这帮人的爸爸。

  下午,市政办公室内,李政德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刘副市长,开口问道;“你觉得佳峰电子这个忙,我帮还是不帮?”

  “我...这个....。”刘副市长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不管他怎么说都不对。

  “我不想帮,他都说了,未来的主要生产厂,那就是大厂子,现在保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就业,可是他既然选择了天津,就说明认定那边了。无非就是给的钱够不够,政策硬不硬的问题。”

  “对!”刘副市长点头道。

  “我这个憋屈啊,去吧,我心里不舒服,不去吧,他肯定没完没了的。有句话评价这个人挺准确的,他就是一坨狗屎味的蛋糕,确实是蛋糕,可吃着味道不太对。”李政德叹了口气,有些发愁。

  “要不,拖着吧?”李副市长试探道。

  “拖?其他企业能拖,佳峰电子能拖嘛?全国就这么一个优秀创新民营企业,上面都点名夸奖了。再加上他那什么关系,要是拖着不做,捅上去挨骂的是谁?你什么觉悟?”李政德没好气道。

  “是是是,那就帮他问一下,争取点条件。”刘副市长换了个说法。

  “我什么身份?天津那边什么地位?这这这.....你什么脑子啊?”

  刘副市长想哭的心都有,合着怎么都不行,自己就是个出气筒呗。

  “那这事儿怎么办?”刘副市长无奈了。

  “你看看你,出了问题,就不会动脑子,就知道跟我问,我一天到晚什么也别干了。要你坐在这个位置上,是解决问题的,不是转交问题的。”李政德骂了好一顿,叹了口气道:“我不方便出面,你去出面。别让那边知道我知道这件事儿,弄好了后,你跟我汇报一下。”

  “好,我这就去办。”刘副市长答应道。

  “用你个人名义啊!”

  刘副市长走后,李政德坐在那发着愣,陆峰是真给他出了个难题啊。这也是为数不多的解决办法了,两个地方的城市地位差不多,其实大家暗地里都私下比较,互相学习。

  谁还没点争强好胜的心呢。

  刘副市长一通电话打过去,自然跟陆峰打过去不同,电话直接接到了市政办公室内,对方一听这边要拱手送个大厂子过来,嘴都乐歪了。

  “你既然代表你们市打电话过来了,都好谈嘛,更何况佳峰电子这么好的企业,是吧?”

  “不不不,我只是代表我自己。”刘副市长急忙解释道。

  “我知道,你们地方小,企业伸展不开,能够理解,都好谈。”电话那头笑呵呵的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