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新更新 奇幻玄幻 在三千世界的那个她

第128章 见家长了

  时净动作一顿,“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你很好看,我看不够。”洛寂语气缱绻,亲昵的说着。

  “肉麻死了,走开走开,我要洗脸了。”时净脸微微一红,轻轻推开了洛寂,避开了他炽热的视线。

  时净洗漱好后简单喝了杯热牛奶,就出了帐篷,一出门她就被眼前看到的景象给惊呆了。

  原主的七大姑八大姨围着火堆蜷缩成一团,没有了遮风的帐篷,他们硬生生在寒夜里睡了一夜,冻的直流鼻涕。

  时净好奇的问道,“他们怎么了,帐篷哪儿去了?”

  洛寂轻声开口,“被我烧了。”

  “你烧他们帐篷干嘛?他们惹到你了?”时净哭笑不得,这大冬天的,万一冻坏了这群老人家怎么办。

  “我单纯看他们不顺眼。”洛寂沉声开口,这比惹到他还严重,谁让他们说时净坏话了。

  “那就是他们活该了,谁让他们那么不讨喜呢。”时净挽住洛寂的胳膊,甜甜一笑。

  “乖,我们走我们的,不用理会他们。”洛寂给时净围上了毛绒围巾,牵着她上了车。

  车子缓缓驶动,在不惊动赵桂玲等人的情况下离开了应城,朝着中心城的方向出发。

  中心城的城墙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这些都是从全国各地逃难而来的人类,有记录官守在门口挨个对来人进行排查,登记,如果被检测出有异能的人将会受到更优等的对待。

  洛寂几人下了车后老老实实的排队,直到日落三竿,队伍才排到了他们。

  “你们几个从哪来的,有没有异能者啊?”记录官抬了下眼皮子,翻开了手里的小本本等待记录。

  洛寂神色淡淡的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明,“我是洛寂,你们的长官应该跟你们打过招呼了,我们可以直接入内。”

  记录官神色一凛,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洛长官好,您请进,纪教授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时净悄悄问着,“你表哥之前是做什么的,中心城的人为什么对他这么尊敬?”

  纪真真骄傲地挺挺小胸脯,“我表哥之前可是军队里赫赫有名的教官,带出了不少优秀的军人,他们都特别崇拜我表哥,当然得对他恭恭敬敬的了。”

  时净点点头,语带笑意,“你表哥一直都很厉害,从未变过。”

  进城之后,有巡逻的军队路过,为首的军官面露惊喜,他停下朝着洛寂行了一礼,“洛教官好,您终于来了,兄弟们想死你了。”

  洛寂颔首笑笑,“周朗,先忙你们的吧,有时间将大家聚在一起吃个便饭。”

  周朗眼神暧昧的看了时净一眼,“洛教官,身边这个大美女是谁啊,莫不是我们未来的嫂子?”

  洛寂笑骂一声,“去去去,少耍贫嘴,等下次聚会的时候再跟你们介绍。”

  周朗耸耸肩,“那好吧,我先去巡逻了,就不跟你多聊了。”

  “去吧。”

  时净左右打量整座中心城,映入眼帘的是大片住宅区,中间街道上开着无数小商铺,各式各样的生活用品琳琅满目,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洋溢着笑意,这里没有死亡,没有丧尸,十分有生活气息。

  时净等人被引到了一座干净整洁的白色建筑里,这里有着重重关卡,守卫十分森严,想来不是寻常人可以随便进入的。

  离得老远就听到一道浑厚的男声,含着淡淡的欣喜,“寂儿,真真,还有无忧,你们来了?”

  纪真真挥挥手,激动地喊着,“大伯,我在这儿呢。”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教授走了过来,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五官儒雅,眉目睿智,脱下工作服后浑身隐隐有种斐然的气势。

  “真真,告诉伯伯这些时日你没有受苦吧,要是这两个臭小子没好好照顾你,伯伯替你揍他们。”

  纪无忧撇撇嘴,“爸,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一见面就要揍我,真是没爱了。”

  齐斐上前打了个招呼,“纪叔叔好,有老大在你还不放心吗,再说了就真真小姐这个性子,谁敢欺负她啊。”

  纪真真挥挥小拳头,语气森然,“齐斐,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我性子怎么了?”

  “啊,我刚刚有说话吗,我怎么不知道。”齐斐移开视线装着迷糊。

  “你个混蛋。”纪真真一跺脚,追着齐斐就打了起来,两人嬉笑着走远了。

  纪文柏含笑看着她们两个跑开,这才将目光投向时净,他有些好奇的问着,“这么漂亮的女生,你们两个不跟我介绍介绍?”

  洛寂牵着时净的手走上前,“爸,这是你儿媳妇颜诺。”

  时净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看起来温柔大方,“叔叔好,我是颜诺,今天来的匆忙没有给您准备礼物,还请叔叔不要见怪。”

  纪文柏欣慰的看了洛寂一眼,“你小子,总算给我长出息了。”

  “乖孩子,这一路上累坏了吧,我让人提前准备好了休息的房间,我这就带你们去。”纪文柏一脸慈爱的拉住时净的手,看起来对她十分满意。

  洛寂眉眼含笑,脸上少了些冷漠,多了些欣喜的笑意。

  “爸,从见面起你就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怎么,我不是你亲生的啊?”纪无忧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委屈的不行。

  纪文柏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都多大的人了,再不把媳妇带回家,你就别喊我爸了。”

  “别啊,我亲爱的老爸,你不能这样对我,媳妇哪有那么好找啊,你看齐斐也没媳妇,干嘛只揪着我一个人说。”纪无忧一脸幽怨的跟在后面,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

  纪文柏眉头青筋直跳,他捂住耳朵,怒吼一声,“纪无忧你给我滚,少在我耳朵边叨叨叨,头都快被你搞大了。”

  “诺诺,你看我爸凶得很,吓死人了。”纪无忧凑到时净面前,打着自己父亲的小报告。

  纪文柏闻言一秒变脸,他一脸慈爱的看着时净,语气要多和蔼有多和蔼,“诺诺啊,咱别搭理这个臭小子,你别信他,他都是在那乱说的,叔叔一点也不凶。”

  时净忍住笑意,轻声开口,“好的叔叔,我压根不信他的。”

  纪无忧暗戳戳的吐槽,“好家伙,一回来个个都嫌弃我,我太惨了吧!”

  “滴!”纪文柏拿出磁卡刷了一下,宽阔舒适的房间就敞开了大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